108/09/26 國際新聞轉載:藥物致敏9成皮膚潰爛如燒傷30歲絕望寫下遺書獲屍腎重生

  世事難料,不少會危及性命的重病其實防不勝防。8年前,年僅24歲的吳楚晴不幸患上慢性腎炎,原本對健康無大礙,其後卻因藥物產生過敏反應,導致全身9成皮膚潰爛儼如大面積燒傷,甚至令她自覺時日無多寫下遺書,能令她捱過身心低潮的除了無微不至的母親外,亦全賴一位「最親近的陌生人」。
 

換藥引起罕見過敏25歲少女皮膚潰爛如燒傷

  現年32歲的吳楚晴(阿晴)自少鍾情音樂創作,讀書時期曾與友人組成樂隊,更想過以此作為終身職業。8年前,24歲的阿晴確診患上IgA慢性腎炎,她自言患病初期沒有對身體帶來太大不便,未特別節制飲食與活動,依然生活如常。

  至2015年,阿晴在醫生推薦下嘗試換藥,卻意外引發因藥物過敏引起的「史蒂芬斯-強森症候群」(Stevens-Johnson syndrome),導致全身皮膚潰爛,發紅之餘又痕又痛,全身如同大面積(90%)燒傷,令她痛不欲生,再加上過敏症狀影響到腎功能,身體機能亦因此大大受損。

 

難忍奇異目光 拒見人鬱出心理病

  出現藥物過敏反應後,阿晴曾試盡各種治療方法,多次跟醫生商量又曾到訪台灣求醫,卻仍未能找到治療之法。雖然身患重病,但阿晴自言為人比較樂天倔強,無論病情多嚴重都想積極面對,唯獨覺得旁人的異樣目光最難以接受,
 
「有一次出街搭巴士,一位小朋友見到我就抱著媽媽話『我好驚』,從此我就唔想再出街。」

 

身體上的痛苦都可以面對,唯獨旁人的奇異目光及言語最令阿晴難以忍受。(潘卓忻攝)
 

失生存動力「遺書都寫定」

  由於皮膚潰爛問題遍及全身,簡單如「舉起手、行步路」都會令皮膚生痛,洗澡更是恍如受罪,其後亦因病而失去味覺,身體機能急劇衰退。至發生藥物過敏。翌年,阿晴終於在醫生勸喻下,每周2至3天前往醫院接受洗腎,每次完成療程後都會全身乏力,甚至試過在家中突然暈倒,痛苦而看不見盡頭的治療過程一度令阿晴萌生放棄生命的念頭,
 
「連遺書都已經寫好...如果一世都係咁倒不如算數。」
 
  患難見真情,阿晴自言在患病臥床期間,並非每一個人都能夠做到不離不棄,而唯一在她病情最嚴重、心情最低落時仍然陪伴在側的就是阿晴的媽媽。

 
母親照顧無微不至 欲捐腎救愛女

  由於不願出街承受異樣目光,阿晴在病情最嚴重的大半年期間,除了前往醫院洗腎以外大部分時間都留在家中休養,期間起居飲食就完全由母親照顧,再加上受病情影響,阿晴即使不作劇烈運動都隨時會體力不支暈倒,母親的照顧工作就更為艱辛。

  在阿晴最虛弱期間,母親一直想盡辦法希望令她回復健康,其中最直接方法就是進行器官捐贈,透過捐腎以救愛女。阿晴母親多次接受醫生檢查進行配對,最終亦發現適合進行腎臟移植。於母親而言,能救兒女一命當然義不容辭,但於阿晴而言卻是悲喜參半,

 
「雖然可以幫到自己,但邊個會希望親人為自己捱一刀?」
 
 

要犧牲至親之人的健康來救活自己,阿晴坦言思考多時仍難以接受。
(王華婷攝)
 

不知就裡入院 醒來已做完手術

  經多次檢查,醫生原已安排阿晴接受母親的腎臟移植,惟先後兩次皆因阿晴身體狀況不佳,手術一再被推遲。至2017年中的一個晚上,當時30歲的阿晴收到一通電話,令事情出現突破性轉機。當天晚上,她收到醫院方面通知,要求前往醫院接受腎移植配對檢查。阿晴指對方在電話中沒有交待太多,只知道有適合的腎可作移植。與家人商量過後,阿晴決定接受腎移植,至翌日早上即前往醫院準備。

  病床旁邊,多位醫護人員在她身上做著各種令人難以明白的檢查,其後又為她進行全身麻醉。阿晴一個閉眼,醒來已是隔天晚上。醫生告訴她腎移植手術成功,長達兩年因藥物過敏而起的種種問題即將獲得根治。阿晴坦言,重病初癒的感覺叫她難以言喻,

 
「我一直都覺得,係一位天使救咗我。」

(Ulifestylehttps://www.ulifestyle.com.hk/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