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8/11/01 國際新聞轉載:美國紐約皇后區女病友戰勝病魔,並從此投入醫界
Dominique Strickland痊癒後與女兒團聚,並為Northwell Health提供。
 

記者Bill Parry
2019年10月29日
 
  去年一位來自皇后區Far Rockaway的一位母親為了感謝曾挽回她生命的醫療人員,因此決定加入曾拯救自己的團隊。為了表揚了在Northwell健康中心服務滿第一年的員工,今天在Long Island Jewish Forest Hill進行新進員工頒獎以示鼓勵。新進員工中有位34歲的Dominique Strickland,她於2017年因為罕見的病情導致生命垂危,對她進行治療的醫療團隊正是LIJ Forest Hills的醫院同仁。


  這一切都要從Strickland當時被當地一家醫療機構注射阿莫西林(amoxicillin)治療喉嚨痛講起,她在注射藥物幾個小時內,皮膚開始大面積出現皮疹並且開始高燒不退。之後Strickland才被確診患上的是毒性表皮溶解症(Toxic Epidermal Necrolysis, TEN),這是一種有致命可能且罕見的過敏反應史帝文強森症候群(Stevens-Johnson Syndrome, SJS)的影響面積更嚴重版,它是藉由病毒感染或藥物過敏而引發,其發病的病徵為會疼痛的皮疹與水泡,在病發中後期皮膚和粘膜組織會開始出現潰瘍現象。

  以Strickland為例,她有高達80%的皮膚組織受損,其中包括她的生殖器與嘴巴的表皮組織。她的眼睛也開始產生與眼皮沾黏的情況。當時她的表皮組織已經開始出現潰爛並大面積的脫落。直到她被轉到史坦頓島大學醫院的燒傷科之前,Strickland在LIJ Forest Hills的加護病房度過了一周,在治療過程中她印象最深刻的事是護士Starr Lentz的歌聲。

  Strickland說:「當我看不見時,我不知道是誰在撫摸我並照顧我,但是,每天晚上,當我聽到病房的開門聲後聽到有人正在為我哼唱的小星星時,我就確切知道誰來病房陪伴我了,還有我是受到如此良好的照顧。」。由於當時Strickland的臉和身體都被繃帶纏得像木乃伊,因此在加護病房時的她一直在害怕才4歲的女兒會認不出病床上的自己,但在Lentz的歌聲中她的一切恐懼都被撫慰了。

  「Lentz不斷告訴我,“孩子只會看見你對她的愛“,她不知道這句話對我來說是多麼巨大的鼓勵。」,Strickland被訪問時說道。每當Strickland因疼痛的難以復加、想要放棄時,Lentz會與她一起向天父禱告。也為了讓她繼續與病魔奮鬥,Lentz會時不時鼓勵她進食好讓身體補充些營養。Lentz:「她當時最需要的只是一個擁抱與告訴她一切都會好轉的人。我像對待Strickland如同我接觸過的所有患者,我給予他們的照顧是我認為自己若是病人時所會期待被受到的照顧。」。

  LIJFH急診科的急診醫學醫師Nariss Joyner參加了這次的頒獎儀式,他正是第一位治療Strickland的醫生。Joyner表示:「並不是所有過敏反應都會像Strickland遇到的這樣嚴重,但當時她所遇到的過敏反應真的是相當嚴重且可能致命的。我很高興能今天來到這裡,一來是因為能夠看到現在她的身體情況良好,二來是因為得知她是因接受過我們的治療過程後而決定加入我們團隊的。」。

  在Strickland為期一周的住院治療中,Strickland接受了局部的抗生素傷口護理,以及水療法,其中包括使用加壓水系統沖洗死皮組織和細菌(能最大程度地降低感染風險)。她表示這些她所經歷的磨難至今仍然揮之不去。目前她的身體狀況好多了,但她的下睫毛在痊癒後開始有倒插的現象,為此她需要每六個月用激光將其去除,以防止睫毛劃傷眼睛。還有她現在不再有淚液,因此她的雙眼開始有散光,以及在戶外時必須戴墨鏡。皮膚的部分仍然有大面積的組織瘢痕。在康復的過程中她失去了所有指甲和腳趾甲,目前只有指甲完全長回來。

  由於Strickland在Northwell的兩家醫院接受的治療,且治療的過程深深的烙印在她的心中。因此她決定就任於Northwell的Glen Oaks的醫療機構內部醫學專科的行政主管一職。Strickland表示:「起初,許多醫院拒我於門外,因為他們不知道該如何治療我。直到我來到了這裡,他們不只願意接收我,他們還如此的細心醫治我。也因為他們給予我的恩惠,讓我想加入這團隊。這也就是我今天會在這接受頒獎的原因。」。



 

 
BACK